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燃文繁體小說 > 玄幻 > 我有一身被動技 > 第五章 道嬰善果均衡道,主宰邪界欲邪主

-

「道嬰不是『嬰』,它是可以吃的,是果實。」

「受爺您可以理解為,蒼穹之樹誕下的天火,以及祖樹龍杏三千年一結果的龍杏子。」

「它們惟一不同的點,是後兩者以自力孕育自屬之物,前者締嬰聖株,卻藉助外力凝聚他屬之力量結晶。」

「看上去和自己無關,但這就是祖樹的『影響』,非戰鬥屬性的特殊影響。」

水晶宮的圓桌側,李富貴坐在左手邊第一張珊瑚王座上,如是說道。

主位琉璃龍座上的第二真身沉默聽完,對祖樹偉力,又有了深刻認知。

不止有那種依靠自身力量,能產出天火,產出一個燼照老祖來的可怕存在。

還有通過施加影響,讓別人的力量凝聚成結晶,以「道嬰」的方式呈現的詭異能力?

但這「道嬰」,主要能乾嘛?

李富貴似是看出了受爺的疑惑,微笑著道:

「道嬰,能讓自身力量以最完美的方式呈現,可以理解為完美大道雛形的實質呈現。」

「在遠古時期,締嬰聖株曾被某些聖族征服過。」

「『道嬰』的存在,令得族中大能在瀕死或預感將隕時,能提前儲存好部分自身完美能力。」

「這在強度上固然弱了些,但已可以過渡給下一代,賦予其同樣的能力。」

「雖然多數時候,終點已定的路,是註定走不出新樣,無法青出於藍了。」

「但如此,也可保一族傳承永久不滅了。」

這聽起來,真有點可怕了!

確實,如以家族傳承的角度來看,締嬰聖株簡直是最好用的祖樹,冇有之一!

但是……

「既然說了『不滅』,那你口中的這個『聖族』,如今是?」第二真身手肘杵在桌子上,提出了疑問。

而今締嬰聖株不在聖族,在染茗遺址。

道嬰這種東西,普天之下,又鮮有知之,且就連祖樹締嬰聖株的資訊都甚少。

問題,似乎早有了答案。

李富貴無奈一攤手:「這麼好用的祖樹,遠古強大的聖族又不止一個,自然是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大家殺來殺去,奪來奪去,各族式微後,祖樹反而得了氣候,脫離了苦海。」

第二真身點點頭,若有所思。

「但這隻是一種說法。」李富貴一頓後再道:

「還有一種說法,說是聖族的力量傳承至今,演化成了五大聖帝世家。」

「當然,無從考究,受爺權當作小故事聽聽得了,對時局也毫無影響。」

說到這,李富貴似是來了興致,身子微微前傾,饒有興趣道:

「受爺不覺得,『道嬰』這種完美的胚子,如果固定成某種形式,和當下煉靈世界的一些東西,很像嗎?」

像?

第二真身沉吟著,腦海裡忽有靈光乍現,驚疑道:「你是說……」

「對!」

李富貴重重點頭:「半聖位格!」

嘶……

第二真身倒吸涼氣。

這這這,有點細思極恐了吧?

「但也是無從考究,隻是乍一想有點合理,實則漏洞百出,是個不太符合邏輯的推測罷了。」末了,李富貴搖著頭,顯然也覺得這種猜想很扯。

第二真身卻感覺抓住了什麼。

不得不說,李富貴長得普通,卻是學富五車,言談中總能給人以思想啟迪。

第二真身好似忽然明白,十尊座中,為何大多數未曾封聖的原因了。

甚至,八尊諳曾托李富貴給本尊帶的一句話:

「不要用半聖位格封聖,哪怕是劍道封聖。」

當時不甚理解,而今一路走來,再細細想來,也有些體悟了。

正如李富貴所說,終點固定的路,太難走出新意。

所以……

尋常人見自己兼修各道,看到的是前路困難,舉步維艱,可以得意一時,從長遠看覺著很雜,並不明智。

虛空島上,見著自己劍靈體三道齊修,齊頭並進,八尊諳不僅不憂,反而滿是激動,以及給出了莫大鼓舞。

這就是天才和十尊座的差別?

一種終點是半聖、聖帝,是可及。

一種終點是祖神,甚至超越祖神,是遙不可及。

「跑遠了。」

第二真身很快回過神來。

固然和李富貴交流令人所得甚多,但眼下他是來問黑暗生林異動相關的情報的:

「道嬰離體,會帶來很大騷亂?」

這問題一出,無所不知的李富貴,也是陷入了遲疑。

「受爺這……」

他猶豫了一下,還是選擇坦白講:

「富貴所知的祖樹締嬰聖株,其實就這麼多了。」

「至於道嬰長什麼樣,道嬰離體後又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富貴是不知道的。」

畢竟我連締嬰聖株什麼樣都不知道,一切都是「道聽途說」……李富貴心中暗忖。

第二真身這下無奈了。

他還想知道黑暗生林發生的詭異變化,究竟源頭是在月宮離,還是締嬰聖株呢!

「但我不知道,受爺您可以問問同為祖樹的龍杏大人呀!」李富貴建議道。

第二真身意念盯著本尊,能感覺離危險中心越來越近了。

他不是很敢分心。

但未知更令人害怕,還不如等一切準備妥當了。

「那你去請一下……」

話音未落。

水晶宮內,忽而灑下了一片金色的鱗光。

繼而龍杏之靈盤踞蜿蜒的金龍虛影,伴隨著一聲靡靡道音呈現:

「道無相,傳而有相。」

「不辨我,觀為自我。」

「此為『道嬰』。」

李富貴有如醍醐灌頂,目光都閃亮了些,感覺那道聽途說來的情報,有的得到了證實。

祖樹龍杏一出場,以極為肯定的語氣,單方麵確定了「道嬰」的概念。

道是冇有形狀的,但要傳承下來,它就得有個形狀。

而人若冇有修到明辨真我的境界,看到的『道嬰』的形狀,就是『自我』?

思緒至此,李富貴噌一下先站了起來,誠惶誠恐,對著盤踞半空的金龍虛影恭敬一拜:

「龍杏前輩!」

這纔看向受爺:「道嬰是自我?」

李富貴冇見過道嬰,他相信受爺定然見過了,所以纔有如今水晶宮內的問和答。

「嗯……」

第二真身微微點頭,心思波瀾了起來。

龍杏有點東西的,果然家有一老,如有一寶。

「杏寶來啦?」

他笑著一指身側珊瑚王座,「坐!」

龍杏之靈鼻孔裡「嗤」出了氣,不屑於坐下。

它盯這裡許久了,自打徐小受和李富貴的交談中出現了「締嬰聖株」四個字伊始。

今不請自來,自然還是因為當時打賭輸了一局,在力所能及的範疇內,能給徐小受一點幫助是一點。

隻求他之後不要心血來潮,總要提起那賭局就是了。

龍杏之靈在半空騰轉著,懶得迴應「杏寶」這個稱呼,自顧自道:

「道相憑虛,無情無慾,亦作滿情滿欲,此為『充盈』。」

「我相真實,七寶五漏,亦作七殘五全,此為『空乏』。」

「空乏者,道修非全者,未臻無,未臻有,未臻圓滿,自然觀相醜陋,所以道嬰醜陋。」

這聲一定,李富貴腦海裡已經有了畫麵。

大道充盈,包囊萬千,修道者隻修其一、其二、其三……相對而言,自是空乏。

道都冇有修全,連「有」和「無」兩大概念,道無相還是有相等問題都冇悟破。

對比起「完美」來說,自然是「奇醜無比」。

所以,若這個時候的修道者能看到道嬰,道嬰就是醜陋的?

李富貴於是轉頭又看向受爺:「所以道嬰醜陋?」

不是,你怎麼成顧青二三了,複讀機是吧……第二真身目光從李富貴身上無語掠過,卻是驚訝於龍杏之靈話語中的內容。

不錯!

道嬰醜陋。

本尊墮過無數胎了,一個個內視下都是大頭娃娃,四肢短小,甚至有時冇有長出四肢,「醜陋」都難以用來形容!

「但這麼醜陋,或者說不完美的東西,會引得黑暗生林的無數怪物瘋狂?」第二真身問。

龍杏之靈不曉得什麼是「黑暗生林」,更不曉得「怪物」是什麼怪物。

但它顯然對同為祖樹的締嬰聖株知之頗深,於是正想開口……

「說人話。」第二真身無情打斷了。

龍杏之靈一噎,最後隻能屈服。

實至今日,它也是熟悉了此時此代的語言習慣,能以徐小受最舒服的方式來解釋:

「道嬰雖醜,是以你境界不夠,因為道本無相,道嬰亦無相。」

「如你修到明辨我之境界,你所見之道嬰,便是你當下狀態的呈現,便是美、完美。」

明辨我……

第二真身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詞。

明辨我,超道化,羽升三境,得見真名——染茗遺址第一檔傳承。

「什麼是『明辨我』?」他插了一嘴。

「顧名思義,明辨自我。」

龍杏之靈一句廢話惹來了一個白眼,立馬解釋道:

「明辨我,會導致自我大道化,是為超脫,也可以理解成你們人類所說的……死亡,或者永生。」

李富貴聽得一頭霧水,話題突然變高深了。

第二真身卻是精神一震,知曉大道化,是80%的大道盤以上!

龍杏之靈繼續道:

「但明辨我,又是超道化的前提。」

「冇有完成這一步,就永遠無法擺脫桎梏,臻至圓滿,臻至祖神之境!」

啊?

李富貴張大了嘴。

原來我聽不懂,是已經企及了祖神之境的地步?難怪聽不懂……

杏寶妙啊!

第二真身卻又抓住了另一個關鍵詞,忙問道:「什麼是『超道化』?」

「超道化,顧名思義,超越大道化……」

龍杏之靈已經會搶答了,「也就是找到了擺脫大道化的法子,又掌握了大道化之力,如此,祖神之資!」

所以,超道化等同於大道盤90%,祖神是100%?

徐小受腦海裡閃過了莽上大道盤80%時的玄妙體驗,感覺已經得到了答案。

80%~90%,中間這段就是大道化,要找到法子。

渡過去了,就有了祖神之資。

再把90%~100%中間的填滿了,立地祖神?!

薑,還是老的辣啊!

徐小受再看杏寶,感覺這纔是百科全書,能給常人所給不了的答案。

不……

李富貴是百科全書·基礎版,龍杏之靈是百科全書·祖神版。

皆有偏向,但都好用!

很快,第二真身收斂起了心神,回到了黑暗生林的異常上,迴歸主題問道:

「所以,還是那個問題,道嬰醜陋、不完美,也能使人瘋狂?」

龍杏之靈輕輕搖頭:

「你對大道儘頭已有預判,所以觀自我道嬰,自是醜陋。」

「外人,則不儘然也。」

一頓,龍杏之靈又要開始搖頭晃腦,卻提前給眼神扼殺住了,隻能無奈道:

「依舊一句話,道本無相,道嬰亦無相。」

「道嬰若不出腹,則如名劍不曾出鞘,鋒芒無人可知。」

「可若出腹,落在外人眼中,道嬰便是再弱,呈現的是完美狀態,於是色香味俱全,惹人瘋狂。」

龍杏之靈似乎對締嬰聖株會引起的「瘋狂」深有體會,補充道:

「至於瘋狂的程度,就要看道嬰所締化的自身大道的潛力了。」

它丟擲一道金光,點向李富貴:

「如果是他之道嬰,出腹後呈現固然完美,然潛力不足,約莫十裡之地生物失智瘋狂罷。」

李富貴摸摸鼻子,一臉苦笑。

他確實不擅煉靈,道嬰再完美,上限有限。

龍杏之靈再丟擲一道金光,點向徐小受:

「如若是你之道嬰出腹……」

「吾觀不破,至少萬裡生物瘋狂罷。」

萬裡?

第二真身回望向黑暗生林,感覺龍杏之靈小瞧了自己,也小瞧了月宮離。

「倘若是數萬裡生物瘋狂呢?」他問道。

龍杏之靈一怔:「萬裡為虛數,意為聞之失智,見之瘋狂,已有祖神之資,何來數萬裡之說?」

第二真身訥住了,繼而瞳孔大顫。

祖神之資?

超道化?

月宮離已經強到了超道化的地步?

不對啊,他連奧義陣圖都冇顯露過啊!

龍杏之靈看著徐小受這幅表情,感覺他說的數萬裡已在現實中發生了,當即一對龍眼遊移之後,遲疑之後,提醒道:

「道嬰完美,不代表本人大道亦是完美,代表其潛力。」

「至於強弱如何,情況如何,汝自行分辨。」

「另,締嬰聖株有變,莫要靠近,則一切大善。」

言罷,龍杏之靈像是對某些禁忌諱莫如深的老神棍破了口戒,啪的化作金光消碎,急匆匆閃不見了龍影。

有變?

第二真身剛想多問,一抬眼,杏寶溜了。

靠!

這不弔人胃口嘛!

不,龍杏都不敢說,已經說明瞭一些東西……

聯想到黑暗生林的古怪、詭異,第二真身眼底閃過幾分驚色。

難不成,本尊的猜想成真。

締嬰聖株也有夢想,想以一顆樹的身份,躋身十祖行列,修至超脫?

甩甩腦袋……

水晶宮裡第二真身的思緒,跟神之遺蹟裡徐小受本尊的切至同頻:

完美的不是月宮離,是他的道。

他的道,有祖神之資的未來!

「嗡……」

望著身前還不太穩定的空間鏡麵。

望著裡頭那捧著道嬰大殺四方,時不時強忍著衝動去吃掉「完美果實」的月宮離……

徐小受忍不住「咕嚕」一聲,也吞嚥起了口水。

「道嬰……」

是的,他終於看清楚了!

月宮離的道嬰,落在自己眼裡,根本不是醜陋的月宮離腦袋的形態。

相反!

它像是一顆剝去了外皮的水果,果肉晶瑩飽滿,鮮甜多汁,簡直在誘人犯罪!

「嗡……」

空間鏡麵再是一顫,透過月宮離邊護道嬰,邊在怪物海洋中想要殺出生天,所殺出的路。

徐小受越看越覺得這路熟悉。

「他在往我的方向趕?」

很快,一低頭,他驚駭發現……

不是月宮離在往自己的方向走,而是自己的腳不自覺邁動了,在往月宮離的位置趕!

一道終覺自欺欺人,被強行扯開遮羞麵紗的意念跳了出來,徐小受終於正視到了自我:

「天祖之力、邪神之力、聖祖之力,三大祖源之力完美均衡,這是一條全新的封神稱祖之路!」

「吃了它,吃掉這顆道果,我就能領悟均衡之道,以此平衡自身各大祖源之力的同時,平衡劍靈體三道!」

「所以,我比月宮離,更需要這顆道果!」

徐小受……

遙遙的,似乎有驚呼聲傳來。

思緒猛地一震,徐小受回過神來,看到空間鏡麵中呈現的畫麵已然和眼前的重迭。

無數縫合怪踩著自己,想要以此為跳板,撲向月宮離手上護著的道嬰。

卻被齊齊震開!

這些弱小的怪物們,質根本不值一提,但量……

鋪天蓋地!

填滿了整個黑暗生林!

「徐小受,助我——」

月宮離的驚呼聲變得如此清晰,他踩在六髓屍王的肩膀上,凍碎了一批又一批的怪物。

那些怪物卻是不死,化歸生命大道,又再次凝聚出來,前仆後繼地送死。

徐小受死死盯著那完美道果。

誘惑!

致命的誘惑!

他卻還能把持住幾分自我,回道:「你自己跑,往黑暗生林外跑,遠離我!」

「跑不了——」

月宮離崩潰吶喊:「我們都在往這生林的深處走!」

什麼?

徐小受驀然回首,發覺自己已經極為靠近此前劍念所停滯之地了。

怪物推著我們在走?

不!

這些怪物這麼弱,隻是障眼法,是生林儘頭比道果更致命的誘惑,再勾誘著人往裡麵走。

締!嬰!聖!株!

腦海裡,龍杏之靈最後的勸誡閃出,徐小受瞳孔放大。

得遠離!

得遠離它!

「空間傳送——」

月宮離大聲吼著:「帶著我,一起走!」

徐小受二話不說,腳下踩出大道盤,自個兒就要傳送離開。

月宮離顯然很懂他,最後下重了籌謀:「我的棺材很大,容得下兩個人!」

這話份量太重了。

大家都不蠢,想到了若是之後,出生林後還有意外呢?

一口棺材甜蜜蜜,好過兩個人相繼死在這黑暗生林詭異的力量下,或者被請離神之遺蹟。

「瞬!」

毫不遲疑,空間之力一包裹,徐小受帶著月宮離一併進行了傳送。

目標,神之遺蹟初始落點!

謔……

眼前畫麵一花。

怪物洪流消失,世界安靜了下來。

「阿~歐~」

月宮離望著前方,捧著那飽滿多汁的道果,發出了絕望的聲音。

徐小受也抬眸望去。

這哪裡是什麼初始落點?

這是暗無天日的一方詭異世界,明明伸手不見五指,卻能清晰看到前方……

一顆參天的黑色的樹,樹根虯結,樹枝盤踞,勾畫成長裙飄揚的優美外形。

她的樹身婀娜,樹須有如萬千黑髮垂髫,整體看上去像偉大的世界之母化形成了人類之軀,身姿曼妙,孕腹飽滿。

從半身中伸出來的最粗壯的六根枝條,像是六條手臂一樣,插進了她那酷似人臉卻冇有五官的樹冠之中。

「草……」

徐小受臉色直接白了,眼皮開始狂抽搐。

精神一震後,「精神覺醒」跟著不斷觸發,繼而腦海裡迴盪出了一道優美的、慈愛的、和善的呼喚聲:

「來!我的孩子……」

「靠近一些吧,再近一些……」(本章完)

【麻煩您動動手指,把本網站分享到Facebook臉書,這樣我們能堅持運營下去】

ADVERTISEMENT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分享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