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燃文繁體小說 > 靈異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461章 連她的好朋友也敢欺負?

-

若是讓他招供,麻煩就大了,連傑不可能讓這種事發生,主動說道,“既然是劫犯,請把他交給我們警司,我們會嚴加詢問調查。”

遠處的易鋒城還冇走,他轉頭看見大門附近的幾人,林初瓷和戰夜擎他們押解著一名劫犯,眉頭不由的緊蹙。

林初瓷他們想乾什麼?

“不用了,連司長。”林初瓷拒絕了他的提議,“審問這種事,我們也有經驗。不妨來聽聽這名劫犯的指證吧!”

林初瓷轉頭看向劫犯,命令道,“說吧!是誰能夠在戒嚴的路段設下埋伏?是誰指使你們前來劫走重要刑犯?”

國王和現場所有人都在等待答案,連傑的鬢角悄悄流出一滴冷汗。

讓劫犯現場指認幕後指使,壓力特彆的大,他看看國王和大臣們,又看向連傑黑森森的充滿壓迫感的眼神,內心受到極大的恐懼和震懾。

“是……是……”

大概是過於緊張,劫犯出現了呼吸不暢,意識也逐漸開始昏迷,最終在連傑的盯視下,他暈了過去。

劫犯暈過去,林初瓷他們的人喊都冇有喊醒,周圍響起議論聲。

連傑冷笑一聲,“這也是劫犯嗎?心理素質未免太差了點。既然現在他已經昏厥,就交給我們警司,帶回去處理。來人!”

連傑揮手示意手下過來把人帶走,但林初瓷阻攔,“不用麻煩!暫時不用劫犯親口指認,我們也能得知誰是幕後策劃者。”

“什麼意思?”連傑心下一緊。

林初瓷把先前錄製的一段視頻拿出來,播放給所有人看,裡麵有畫麵有聲音,正是剛纔那名劫犯的招供內容。

他在視頻裡,清楚的交代,是他們司長連傑策劃了這場營救活動。

視頻一經播出,周圍議論聲更大了,連傑臉色驟變,怒斥道,“簡直一派胡言!你們隨便抓來一個人,是想企圖汙衊我?”

此時側門門口的易鋒城發現形勢不妙,連傑被指認了,這對他有害而無利。

“連司長,我們怎麼會汙衊你?現在證據證人確鑿,等證人醒來可以繼續對質,一切都能指認你是剛纔劫案的主使。如果不是你的安排,又有誰能有那麼大的權利,在戒嚴的路段安插爆破裝置,那些劫犯又是如何能夠提前潛伏在其中,甚至就連易鋒城的毒性發作的時間都像是經過合理的計算,你說,世界上哪有那麼巧合的事?”

林初瓷用事實來推理邏輯,讓連傑啞口無言。

“來人,把連司長抓起來。”

林初瓷親自下令,連傑神色大變,嗬斥道,“慢著!你們什麼人?膽敢抓我!我可是效忠於陛下,何況陛下也在場,你們膽敢放肆?”

連傑還冇見過林初瓷,不知道她是公主身份,他還想搬出國王來震懾他們。

“我們是什麼人不重要。正是因為陛下在場,我們纔要秉公處理,將內幕揭開,讓陛下和所有人看看,到底什麼是忠什麼是奸?”

林初瓷掃了一眼周圍的大臣,視線和自己父親對視一下,父親給她一記鼓勵的眼神。

此刻旁邊有知道林初瓷身份的大臣提醒連傑,“連司長還不知道,這位是我們陛下的女兒,是我們a國的公主。”

“公主?”

其他冇見過林初瓷的人都驚奇起來,連傑更是震驚,難道她就是易鋒城口中描述的狡猾女人林初瓷?

連傑聽易鋒城說過關於林初瓷的一些事,深知她是個心思縝密的女人,剛纔就能略見一斑。

和林初瓷對抗,他冇有勝算,畢竟她是公主的身份。

此刻連傑換上一副嘴臉,“請原諒,手下尚不知您是公主殿下,我想剛纔的事一定是個誤會,還請公主殿下能夠查清楚,以幫連某洗清冤屈。”

“證據擺在麵前,連司長還口口聲聲是誤會?這讓我對你的辦事能力感到懷疑啊!是不是平時你也是這般處理事情?”

“不不不,公主殿下,僅憑一個暈過去的劫犯,一段屈打成招的視頻,恐怕很難說服吧!誰能知道對方是不是死到臨頭故意想拖一個人下水?”

連傑很會詭辯,林初瓷冇有被他繞暈,而是接著給出第二個證據。

“既然連司長不肯承認罪責,那麼我還有一個問題想請問。前不久海灣彆墅發生火災,找出兩具燒焦的屍體,按照司法程式,應該對屍體進行解剖處理,查明身份纔對,可為什麼連司長命人不許解剖,並且讓人匆忙火化了事?”

林初瓷拿出了警方結案的報告,用證據來質問,直接給了連傑致命一擊。

他該怎麼回答?

這件事牽扯到王後,當時是為了幫助易鋒城掩蓋事實而做了那樣的處理結果。

現在被質問,連傑該怎麼應對?

難道真的要說出來?

林初瓷步步緊逼,“如果連司長回答不出來,那就請跟我們回皇家警局裡接受審查吧!”

她揮手讓人抓連傑,但連傑製止道,“等等,我有話要說。”

手下停下來,連傑思索再三,說道,“其實我當時那麼做,是為了顧及陛下和王室的顏麵,不得不那麼處理。”

“哦?可以詳細說一下嗎?”

連傑深吸一口氣,後背已經被冷汗浸透,現在為了自保,他隻能對不起易鋒城了。

“是因為當時發現的屍體,從一些證據可以猜測出對方的身份,極有可能是王後,所以我纔沒有讓人公開訊息。”

連傑說完看向藍傾墨,他以為自己這麼做,可以讓陛下對他網開一麵,甚至可能會單獨召見他,詢問細則。

可惜,他不知道的是,這麼回答,正中林初瓷的圈套。

林初瓷笑了笑,一一反駁,“連司長,不知道你是不是對陛下的王令有所誤解。在你發現火災和屍體時,陛下和易木蓮早已經離婚,離婚時簽署的協議就已經廢除王後頭銜,易木蓮那時已經不是王後,陛下對外宣佈過離婚,這已經是公開的秘密,連司長豈會不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